苏小琰

想陪你们,一直走,天黑也不分开。

—— 【忘羡】不羡仙(四)

神君叽X灵狐羡

前文链接:(一)(二)(三)

9.


朝暮更替,山间岁月如梭,一晃三月有余。


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依然快活逍遥,冗杂的家训陈规于他而言恍若无物,除却在蓝启仁与蓝忘机眼皮子底下稍作收敛,实则该犯禁还是犯禁。夜里最是放纵的时候,时而偷溜下山打打山鸡,时而携两壶天子笑藏于房中,若是不甚在翻墙时与蓝忘机打上一场,第二日必定被拎去领罚。


闲来无事他还爱往藏书阁跑,倒不是喜欢看书,而是享受把坐在桌案前的蓝忘机逗得面红耳赤,怒不可遏地将他掀下窗的时刻。


江澄时而看着他欲言又止,末了还是说,“你不会真的喜欢蓝忘机吧?”


魏无羡一愣,又反问道,“你觉得我喜欢他吗?我...

—— 【忘羡】不羡仙(三)

神君叽X灵狐羡

前文链接:(一)(二)

7.


藏书阁外兰树芬芳,玉兰花开得晶莹皎洁,于微风中飘逸不浮。


藏书阁内一张木案,两盏烛台。一人端坐如松,一人瘫软在案。


魏无羡把玩转弄指尖的笔杆,面前是摊开的家训与草草抄的几页纸。沾了墨的毛尖飞出几点墨迹,啪一声打在刚抄完的一页纸上。


正在誊抄蓝家古籍的蓝忘机微微抬头,沉声道,“重抄。”


从进藏书阁起就憋着不说话的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,见蓝忘机开口就让他重抄,顿时扔下笔,往前凑了凑。


“忘机兄?”魏无羡眨着眼睛看他。


蓝忘机的目光仍落在桌案上。


“忘机?”


“蓝二公子?”


“哎呀,你理理我,...

—— 【忘羡】不羡仙(二)

神君叽X灵狐羡

私设多,本章开启回忆杀www

前文链接:(一)

4.


兰陵园内一时静得诡异。


鼻息间檀香清冽,魏无羡缓缓坐直了些,凝视眼前那双瞳色极浅的眸子,只觉如陷止水,周身冷得透彻。


蓝忘机并无动作,不羞不恼,静静地与他对视。魏无羡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抹额,一时觉得面前的人有些陌生。而脑海中模糊的过往,却逐渐清晰起来。


魏无羡与蓝忘机同样相识于三百年前。彼时年少心性,不谙世间疾苦,往后回忆,只觉曾经在云深不知处的日子如梦似幻,再难寻得。


那会魏无羡金丹已结,可自由在玄狐与人身间变换,于是虞紫鸢便将他扔出了莲花坞,明面上命他去外界游历,实则眼不见心不烦。...

—— 【忘羡】不羡仙(一)

神君叽X灵狐羡

私设多www

1.


姑苏一山下有座彩衣镇。临近佳节,民间百姓皆张灯结彩,一派祥和之景。


山上有一处名为云深不知处,仙气缭绕,蓝氏一族世代隐修于此。百年来各方修仙者皆求一机遇上山修炼,只因三百年前夷陵山下一狐妖入魔,搅得全境天翻地覆,千钧一发之际一蓝氏本家弟子名湛,手握避尘剑飞升成神,给予各地讨伐者鼓动,终将狐妖制住处以魂飞魄散的刑罚。


自此,彩衣镇的百姓便合力修建一座祠庙,将蓝湛的神像供奉于此。平日里便香火不绝,佳节日更是香火旺盛。


此番一碧玉年华的少女望着神像,合手祈祷,“含光君,民女阿芩,望仙君赐得一段好姻缘,与命定之人白头偕老……”


除却...

—— 【德哈】for him(完)

2W6左右一发完www继《前男友》后又一发狗血233

ABO+乐队组合梗www有很多私设,依然脱离原著www

内含小破车2333

-----

提起Draco Malfoy的名字,众多年轻人都不会感到陌生。


作为十八岁就出道的偶像歌手,Draco不仅拥有英俊的样貌,还有一副好歌喉,在与曾经的乐手现在匿迹无声的Harry Potter等人组建乐团后,更是打拼出了不小的成就,作为乐队里的主唱兼唯一的Alpha,他的人气彼时旺遍全英国。


而如今他却像与曾经的队友约定好一样,隐匿生活在不知名的地处,披着洁白的大褂,坐在圣芒戈的办公室里。


但退出大众视野许久的Draco此刻有些迷...

—— 【德哈】前男友(完)

3W字一发完,专注HE的我www

脱离原著现代背景,内含小破车www

送给我的大天使 @舒姝 ~

1.


“分手吧。”


富有格调的咖啡厅里,暖黄色的光线与轻柔的音乐极好地营造出暧昧的氛围,而女人淡淡地提出了分手,她的视线随之落在对面的黑发青年身上。


青年今天很随性地套上了一件灰色的卫衣,凌乱的发丝微微打着卷贴在白皙的脸侧,鼻梁上架着样式有些老旧的黑框眼镜,那模糊的镜片后面是一双泛着水光,显得温和的绿眼睛。


就像一个有着纯粹气息的大男孩。但此刻他的表情却透着略显敷衍的意味。那双如绿宝石般的眼睛没有认真与她对视,反而是将专注的神色落在别处。


“...

—— 【风天逸X羽还真】不可念(完)

南羽都城一隅青山顶,云雾缭绕,寒气翩翩。


风天逸一袭白衣,背手立于顶峰处,遥遥望着脚下的一片河山。


青山与天际相连,水天一色毫无边界,于广阔的天地间,他与身旁的粉衣少女在朦胧的薄雾里几乎寻不到身影。


他的视线望向更远处,是目光所不能触及的,人族霜城与南羽都相隔甚远,他知晓自己是看不到的。


那日风刃与他摆酒相谈,叔侄二人许久不曾好好坐下来聊聊,一时有讲不完的话题。


酒过三巡,风刃蓦地将话题带到羽还真身上。


风天逸执着酒杯的手一顿,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等着风刃发话。


然而风刃缓过片刻,说出的却是并不太相干的话,他问道,“江山与所爱之人,你会选哪一个?”...


—— 【风天逸X羽还真】不可说(完)

这篇接上次的《单相思》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风天逸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。


当他看到羽还真被拖到他面前时,这种感觉愈发强烈。他抑制住内心的涌动,面上一派从容。


“说说,为什么想加入菁英会。”


羽还真缓缓抬起头,水蓝的眸子一眨不眨仰望他,太过澄澈的眼睛使得风天逸看到了些许复杂的情愫。


“因为……因为仰慕陛下的高贵和威严……”羽还真轻轻喘气平复紊乱的呼吸,断断续续地回答。


风天逸微微蹙起眉头,直觉告诉他面前的人并未说出真话,本还有些兴趣的他顿时失了耐心,打断羽还真,右手一挥,“撒谎,拖出去。”


雨瞳木与月云奇得了令,一人一边拉起羽还真的手臂就要...

—— 【风天逸X羽还真】单相思(ABO)下

乘客们,请拉好扶手【正经

真的没有看过原剧,只看部分cut而已,很多设定都是瞎扯的【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庭院放晴时,冰雪已然开始消融。院内那一直未成形的雪人汩汩滴着水,愈发没有形态,随着日头直挂,终是塌成一堆雪团。


小白在院子里跑来跑去,受伤的后腿并没有影响到它的兴致,咬着自己的尾巴转。


“蠢死了。”倚在门边的风天逸冷哼一声。


在这院中养了许久,他肩头的伤口已经痊愈,新生的皮肤蹭着衣料有些发痒。


羽还真见他大好,便不再跟前跟后地伺候他,转而埋头鼓捣自己的机关术,这一点令风天逸很不满。于是他时不时就要进屋里逗弄羽还真一番,把人气的面红耳...

—— 【风天逸X羽还真】单相思(ABO)中

窗外天气正好,屋内两人却面面相觑。


羽还真昨夜本想好了一堆的说辞,准备让这人醒来时放下戒备,不料这人开口的第一句话,就将他问得哑口无言。


“我,我叫羽还真。”他只能这么说。


“我又没问你。”那人皱起眉头,有些不耐烦,“我问我是谁?”


羽还真委屈地想,昨夜你闯进来也没通报姓名啊。于是他老实地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“那我从哪里来的?”


羽还真想了想,继续老实道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
“那我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?!”那人觉得不可理喻。


羽还真被他提高的音调吓得一颤,嗫嚅道,“这个……不好说……”


那人忍住要掐死他的冲动,潜意识却告诉他不能做这么有伤大雅...

返回顶部
©苏小琰 | Powered by LOFTER